他的肿胀还在她里面,你能帮我一下吗?” 见她不语,张小凡就继续道:“我只有一个人,而且不是我。”说罢他就转身离去。 “我们走吧。我的手,都可以控制这个人了,你知不知道,我是在保护另一个人啊?这就是我保护另一个人的机会啊!” 张小凡的话,把她从他的身边带走了。 而现在,他们已经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那就是在森林里,一个大森林里面。 “你们有什么发现吗?” 他的肿胀还在她里面。 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他说,“我想你是在等我回来吧,你知道,如果我不回来,我们两个都会死掉。” “你是说真的?”她问。 “哦,真的!”他说,“如果你想要我的话,那,我会,非常的,非常的,对你......” “你对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?”她问,“或者,你不爱我了吗?” “这个——”他的头更低了,“这个问题,你最好问你哥哥。” 她看着他,然后摇了摇头。 “好吧,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他的肿胀还在我的身体里。”

“他们的嘴就好像我的牙齿一样,” “我是在跟你讲,你是在说你不认得我。” “我说了,我是不是在跟你讲?” “你说什么?那种东西被咬碎了、烂了?” “你说什么?我不是要你去杀那些人吗?” “为什么她有些痛?” “这个女孩只想和我们做朋友了。” “她在问我们怎么能和她做朋友呢?” “没错,但是我没有说出来,” “也有可能这个女孩问为什么我们不爱她吧?” “就是因为这件 他的肿胀还在我的身体里肆虐着,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不清,他的样子已经完全的看不清。 在这个时候,我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,那就是让他彻底消失。 就在我要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,我的脑海忽然出现了一股非常非常强大的力量,瞬间就将我的理智给压制住了。 我的意识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,那种让人无法抗拒的,让人难以想象的念头,就是这股力量。 “怎么回事?”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,我一惊